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双彩网 > 信息客体 >

论大数据时代的个人数据权利

发布时间:2019-06-27 03:2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大数据时代的个人数据权利涉及自然人的民事权益保护与数据企业的数据活动自由关系的协调。

  内容提要:大数据时代的个人数据权利涉及自然人的民事权益保护与数据企业的数据活动自由关系的协调。个人数据可以成为民事权利的客体,并应当通过私权制度对其加以规范和保护。自然人对个人数据的权利旨在保护其对个人数据的自主决定利益,从而防御因个人数据被非法收集和利用而侵害既有的人格权与财产权。自然人对个人数据的权利并非物权等可以积极利用的绝对权,只有在该权利被侵害而导致其他民事权利被侵害时,才能得到侵权法的保护。数据企业对个人数据的权利来自其合法收集、存储,并支付了对价这一事实行为。数据企业的数据权利是一种新型的财产权,不能仅仅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给予保护,而应同时作为绝对权给予更系统的保护。

  现代社会是信息社会,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海量的各种数据化信息被不停地生产、收集、存储、整理与使用,人类由此进入了大数据(big data)时代。大数据是指规模超出了普通数据库软件工具的捕获、存储、管理和分析能力的数据集。①大数据之“大”在于所利用数据是海量的,追求的目标是“全本”而非“样本”数据。②例如,美国零售业巨头沃尔玛公司每个小时就从客户交易中收集2.5 PB以上的数据,相当于5000万个文件柜的文件大小。③大数据时代数据的创建速度前所未有,而在社会经济活动中,越能实时或接近实时的数据就越能比竞争对手敏捷,更有竞争力。大数据还意味着数据来源的多样化。在大数据时代,几乎所有的活动都可以被数字化,新的数据来源与价格越来越低廉的设备相结合,手机、网上购物、社交网络、电子通讯、全球定位系统(GPS)和各种仪器仪表不停歇地产生大量的数据作为日常运作的副产品。④大数据时代的数据蕴涵着巨大经济价值和战略价值,其不仅成为企业的重要资产,也是国家的战略资源。总之,大数据正在引领着新一轮的科技创新与技术革命,成为新经济的智能引擎,包括零售、医疗卫生、保险、交通、金融服务等在内的各行各业将完成所谓的“数据金计划”,即通过各类数据平台开发智能,使生产、经营和管理越来越高度智能化,极大地降低了成本和提高了效率。⑤有鉴于此,世界各国都高度重视大数据技术的开发和应用,力推大数据经济,加快建设数据强国。⑥

  大数据对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也在各个法律部门中引发了许多值得研究的新问题。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个人数据的权利问题。一方面,社会生活的日益数字化以及收集、存储数据成本不断降低,每个人时刻作为数据的来源主体,海量个人数据被收集、存储和利用,即便是众多原本与个人无关的数据,随着数据收集的数量、种类的增加以及机器计算能力的增强,也使得数据的收集与使用者极容易在这些数据间建立相关关系,从而准确地对特定个人过往活动轨迹加以捕捉并预测其未来行为的选择。⑦倘若不能充分地保护个人数据权利,就很容易出现非法收集、出售和利用个人数据,侵害个人人格权、财产权的问题。另一方面,海量的个人数据蕴涵着巨大的经济价值与战略价值。没有个人数据的收集、存储、整理和利用,数据技术就无法发展,数据产品就无法被开发。所以,个人数据权利还关涉数据产业的发展。特别是对于大量收集与利用个人数据的数据企业而言,它们对那些被合法收集的个人数据是否拥有权利、拥有何种权利至关重要。个人数据上的权利安排直接决定了数据的流动、分享以及数据产业的发展。

  尽管包括中国在内的不少国家的法律对于个人数据保护都有相应的规定,然而,对于个人数据权利的属性和内容如自然人对于个人数据是否享有民事权利,这种权利究竟是人格权还是财产权;数据企业对数据的权利的来源是什么,如何在法律上保护此种权利等问题,理论上尚有待深入研究。本文将首先分析数据能否成为民事权利的客体及个人数据的界定,进而研究大数据时代个人数据的权利问题。由于自然人是个人数据的生产者与消费者,个人数据与其权益保护的关系最为密切,故此本文首先研究自然人对个人数据的权利问题,然后以此为基础进一步分析数据企业的数据权利以及保护方法。希望本文的研究能够为我国民事法律应对大数据时代的挑战,构建一个既可以有效地保护个人权益,又能充分维护数据活动自由、发挥数据经济价值的权利体系提供参考。

  民事权利的客体,也称民事法律关系的客体,即民事权利和民事义务指向的对象。⑧在民法理论上,民事权利的客体有两种不同的涵义。狭义的权利客体仅指支配权或者利用权的标的,这是第一顺位的权利客体。第二顺位的权利客体是指权利主体可以通过法律行为予以处分的标的,这种意义上的权利客体是权利和法律关系。第一顺位的权利客体是物以及在其上可以有效成立一个第三人的支配权或者利用权的无体物,如精神作品和发明。因此,属于某人所有的物就是一个第一顺位的权利客体,而在这个物之上的所有权,作为处分的标的则是一个第二顺位的权利客体。⑨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可以作为第一顺位的权利客体分为三类:一是作为所有权客体的物(即有体物),包括动产和不动产(《民法总则》第115条、《物权法》第2条第2款)。二是作为知识产权客体的无体物,如作品、发明、实用新型、外观设计、商标、地理标志、商业秘密、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植物新品种以及法律规定的其他客体(《民法总则》第123条第2款)。三是法律特别规定可以作为他物权客体的权利(《民法总则》第115条、《物权法》第2条第2款),如作为抵押权客体的建设用地使用权、作为权利质权客体的股权。

  数据既不是物(动产和不动产),也非智力成果或权利。作为信息网络科技发展的产物,数据表现为存在于计算机及网络上流通的在二进制的基础上由0和1组合的比特形式,无法脱离载体而存在,数据的交易也必须依附于平台、代码、服务协议、交易合同这些技术和法律关系的整体性交易过程,不可能独立完成。⑩作为无形物的数据,不可能被某一特定主体独占,具有非独占性或共享性的特点。一方面,与作为物权客体的有体物在占有、使用上的独占性不同的是,数据无论在占有还是使用上都不具有独占性。数据并不会因为被某一特定主体收集而无法被其他人收集,数据完全可以同时在不同的地点由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加以收集和占有。另一方面,数据也不会因为被某人的使用而减少其他人的使用,相反可以由无穷多的人进行使用并创造不同的价值。也就是说,即便是完全相同的个人数据可以基于不同的目的进行开发和使用,产生不同的增值服务或衍生应用,而这种多目的或多用途的适用之间又会相互影响和作用,从而产生更复杂和更高级的应用。(11)正因如此,“数据不应该以它的存储而定义,应该由它的流转来定义”,(12)大数据时代也正是由于数据可以在网络空间的自由流动与分享才到来的。

  数据的上述独特之处使理论界产生了一种否认其作为民事权利客体的观点。有学者认为,数据的无形性使得数据缺乏民事客体所要求的独立性,无法被权利化。同时,由于数据不能单独发挥作用,而必须依赖于载体、代码和其他诸种要素才能发挥工具性作用,故此数据本身不具有独立的经济价值。数据的财产性不是由其本身所定义的,而是由信息内容来定义的。基于这种工具中立性的本质特征,所以数据不是民事权利的客体,难以被权利化,只能服从于代码规则,数据的保护问题应当交由技术手段而非法律手段解决。(13)

  本文不赞同上述观点。一方面,信息是数据的内容,数据是信息的形式,在大数据时代,无法将数据与信息加以分离而抽象地讨论数据上的权利。就个人数据而言,其之所以具有经济利益或者涉及人格利益,就是因为包含着个人信息。没有个人信息的数据不是个人数据,而只是以二进制代码表现出来的比特形式,对于收集与使用这些数据的人没有意义,法律上自然无须也无法对其加以规范调整。这就如同作为所有权客体的动产和不动产当然是由各种化学元素组成的,但法律上绝不会讨论元素能否成为民事权利客体的问题,更不会认为某个特定的民事主体可以享有某一元素的所有权。需要讨论的只是该民事主体对由元素组成的特定动产或不动产上的民事权利。任何民事主体如果仅仅获取或复制二进制代码的数据而未能在“信息”的意义上加以呈现和利用,该行为既不会为获取者带来任何经济利益,也不会损害被复制者的经济利益或人格利益。只有数据被信息化呈现,关于数据归属的争议才会产生或者说资源的稀缺性才会出现,进而才有必要讨论数据应否被私人控制以及公共执法机构对该数据上的民事权利如何保护的问题。因此,讨论自然人对个人数据的民事权利,当然就是在讨论自然人对于数据形式呈现的个人信息的民事权利或者说包含了个人信息的数据的权利问题。(14)简言之,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的权利与个人数据的权利是一回事。如果明确了数据与信息或者更具体地说个人数据与个人信息是一个统一的不可分割的整体,那么个人数据的客体性与财产性都不会发生争议。

  另一方面,作为无形物的数据,当然受到代码或技术规则的控制,需要通过电脑终端或存储介质而存在及转让,因此需要通过技术手段防止他人的窃取。(15)然而,数据的此种特性并不意味着人们无法将之作为民事权利的客体而加以支配和控制。事实上,在既有的民事权利中,作为知识产权客体的作品、发明、商标、商业秘密等(《民法总则》第123条第2款)也是无形物,它们也具有无形性与全时性:多人可以在多个地点同时使用,因此知识产权的权利人具有较高程度的易受侵害性。(16)但这并不妨碍法律上为鼓励更多的发明创造而确立知识产权制度,如赋予著作权人以发表权、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展览权、表演权、放映权、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从而确保权利人对作品的控制。因此,就数据能否作为民事权利客体的问题,关键不在于数据的自身的特性,而在于法律是否有必要将其作为某种民事权利的客体。换言之,即便数据具有非独占性的公共物品的属性,但基于某种需要与价值判断,立法者依然可以通过法律规定赋予民事主体对数据某种垄断的专属权利而人为地制造稀缺性。(17)本文认为,为了既能保护个人的民事权益,又可以促进数据的流动与利用,从而实现社会福利的最大化,数据应当作为民事权利的客体。一方面,将数据作为民事权利的客体,使自然人有权控制个人数据,从而能够防止个人数据被泄露和非法利用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不仅如此,自然人对个人数据的控制还能有效地避免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为获得网络服务、满足对数据产品的使用需求而付出额外的成本。正是由于法律上要求数据从业者在收集、使用以及转让个人数据时,必须取得被收集者同意这一规则的确立,才迫使数据从业者需要为收集和利用个人数据支付成本,如免费向消费者提供网络服务以及各种数据产品;另一方面,对于数据从业者来说,如果数据从业者尤其是数据企业对于自己收集、存储的数据无法加以垄断地控制,显然他们就没有动力进行投资,去收集、存储以及利用包括个人数据在内的海量数据,进而挖掘数据中蕴涵的巨大价值,更不可能研发更多的数据产品,数据产业的发展与大数据时代也就无从谈起。

  综上所述,尽管数据是随着科技社会的发展而产生的一种新的客体,具有无形性和非独占性等独特的特征,但是数据依然具有民事权利客体所要求的独立性与财产性,是现代民法中一类新型的民事权利客体。

http://indiacrazy.com/xinxiketi/36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